<em id="0hpbf"><ins id="0hpbf"></ins></em>

<em id="0hpbf"><ins id="0hpbf"><small id="0hpbf"></small></ins></em>
    <dl id="0hpbf"></dl>
    <dl id="0hpbf"></dl>

      留点余地

      散文 / 作者:泪痣妹妹 / 时间:2011-01-31 09:44:00 / 89℃
      一个人办事或说话,都应留点余地。留一条退路,留一片蓝天。
      这也是珍惜自己,在了解生命的意义之后,每个人都该这么做。因为这里面有对自己一时莽撞的弥补,有对自己一时糊涂的反思,这样就有了合情合理的退路。很快地便将痛苦转为快乐。寂寞也好,无爱也好,起码面子没有失去。
      许多年以前,一位同志请我去他家作客。他请我是有原因的:他的母亲去医院医牙,大概是太紧张的原因,一时晕倒在那张椅子上。
      我正在旁边的位子上等待医生为我修补牙齿,于是连忙下来协助大夫将老人扶下来。最后我又将老人送回家去。
      老人有心,总想着我,所以打听到我的住处以后,就让她的孩子请我去她家作客。
      当时我太年轻,一口气便回绝了。那位同志热情地再三请求,我为了达到不去的目的,竟把话说的又硬又死,一点余地也没有。
      这个大千世界有时也真是个小千世界,后来他竟当上了我的姐夫。
      每当我走进他家的时候,就想起了我说过的话,脸上总是火辣辣的。这事给我的撞击特别大。记得?#20197;?#32463;和我的父亲说起过,他说说话一定要留有余地,要给大家也是给自己一个缓冲的机会。
      留点余地,有时也是解救自己的一种方式。有时为了一件毫无价值的小事,双方争执得不可开交,此时只要有一人会解救,就完全可以让它从退路上滑下来。谁也不受伤害,大家仍一如既往。
      这也是一种修养,也是完成自己的一种方式,把话讲的有些弹性*,使别人有一个灵活的安排,大家都没负担,轻轻?#20260;上?#22788;,情义会更加深长。
      有的人在单位担?#25105;?#32844;的时候,从不让自己的思维混乱,他不防抽空想一下假如有一天工作再有所变化,是不是仍旧能称职?也有的人在单位就是个普通的职员,他从不?#20040;?#33041;僵僵地竖着,他抽空也想一下假如有一天提升了,是否能和领导班子的同志很快适应工作规律。在昨天的来路上再回去容易,可是?#24357;?#20301;退回去,似乎心中也不是滋味。但做事留有余地,将永远会是一个明智的人。
      假如我们面前有一条大河,阻挡了我们的路。?#23548;?#19978;退一步却前进得更快。只是看退路是否宽敞。人注定要走路,路并不在乎在哪个方向,只要是为了达到前方,有路就有希望。
      前些日子,邻居夫妻俩在家吵架。另一户热心肠的人赶忙跑来敲我的门,进门气喘吁吁地告诉我,然后让我去劝说一下。
      当我推开邻居家门的时候,发现主妇正在收拾自己的?#24459;眩?#24050;经捆了两大包堆放在地中央。又在收拾床罩,摘取窗帘。
      我把她?#37027;?#39046;到厨房,问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?她说想?#36864;?#20998;手。我说那你怎么?#35805;選?#30011;王”电视装起来?她说那个留给他看吧,否则他晚上会孤单的。我轻轻地推了她一下:“你心里还有他呀!”?#28909;?#24863;情还存在,就不该分手,否则以后心灵永远难以平静。
      她慢慢冷静下来,又和我谈了许多。最后她说,没有办法,话已经说出来了,而且说的很厉害,没有留一点余地。这又使我想起了许多类似这种情况的分手,尽管他们当时分开了,可由于当时留有余地,以至于以后又恢复了感情。看来留点余地确实是门艺术。可是我的邻人把话说的太死,不能顺着余地的滑梯滑下去。
      这时我站在他俩身边,柔和地说,一个是添加炉炭的双手,一个是温暖被窝的能源,谁能离开谁呀?他俩很聪明,顺着我的话开始发挥起来。
      这样也好,他高一下,她低一回;或是她高一回,他低一下,?#22969;?#30462;轮回,?#26377;?#29702;上得到平衡了。
      高高低低的是人生。走到高处时,留点余地给?#30171;Γ?#36208;到?#30171;?#26102;,留点余地给高处,这样一生愉愉快快。是花始终开放,是叶始终?#20107;蹋?#30456;?#32769;?#25206;,走完人生的路程。
      (张洪军、朱石林摘自1997年6月17日?#22534;?#22478;晚报》)
     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,部分内容由?#27809;?#19978;传,如有侵权,请提供简单说明,将于7日内删除。
     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、传播、发表,可联?#24403;菊竟?#20080;商业服务。
      上一篇: 另起一行
      下一篇:心灵有约
      相关专辑:经典抒情聊斋
      相关阅读
      排行
      聊斋志异白话文——附录聊斋志异白话文——卷十二聊斋志异白话文——卷十一聊斋志异白话文——卷十聊斋志异白话文——卷九聊斋志异白话文——卷八聊斋志异白话文——卷七聊斋志异白话文——卷六聊斋志异白话文——卷五聊斋志异白话文——卷四

      最热
      来中国?#27010;?#30340;日?#26087;?#20154;
      浅议诚信
      木刻猴子
      厄运
      另起一行
      聊斋志异白话文——卷一
      勇敢的幸福
      聊斋志异白话文——附录
      闲话“城市让生活更美好”
      大叔,恋爱不?
      苍凉悲叹滕王阁
      白鹿原上的背影
      论国会议员须有士君子之风
      报童的圣诞夜
      月光如水水如天 青灯有味味似甘
      故乡的大叶芹
      也许在街上相逢
      闲话节约(系列)(5)节?#21152;?#27700;
      痞性男人
      一世音缘

      云南11选5推荐导航

      <em id="0hpbf"><ins id="0hpbf"></ins></em>

      <em id="0hpbf"><ins id="0hpbf"><small id="0hpbf"></small></ins></em>
        <dl id="0hpbf"></dl>
        <dl id="0hpbf"></dl>

          <em id="0hpbf"><ins id="0hpbf"></ins></em>

          <em id="0hpbf"><ins id="0hpbf"><small id="0hpbf"></small></ins></em>
            <dl id="0hpbf"></dl>
            <dl id="0hpbf"></dl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