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0hpbf"><ins id="0hpbf"></ins></em>

<em id="0hpbf"><ins id="0hpbf"><small id="0hpbf"></small></ins></em>
    <dl id="0hpbf"></dl>
    <dl id="0hpbf"></dl>

      偏见是把伤心的剑

      散文 / 作者:小情调〃 / 时间:2011-01-31 09:22:00 / 88℃
      5年前,我大学毕业被分到一个镇属单位去上班。单位刚设立不久,没有自己的房子,办公室和宿舍都是租用的,很简陋,而且各在一?#21073;?#30456;距1公里。糟糕的是,单位加我共4人,而宿舍只有3间,我只能和比我年纪稍长的单身汉小吴共一间。更糟的是,小吴有狐臭。我对此非常敏感,读书时曾在好友面前发誓宁可独身一世,也不娶有狐臭的老婆。我和小吴初会是夏天,?#23545;?#23601;闻到那种令人窒息的气味。想到要和他同坐一个办公室,同住一间宿舍,我当时真有说不出的沮丧。
      与小吴共处我度日如年。虽然我表面上极力掩饰。但内心对小吴却充满了厌恶之情。我尽量避开他,不得不与他面谈时也总是尽力屏息敛气。我宁可上街吃快餐,也不愿吃他好意为我做的一份饭。晚上和他睡一间房,在浓浓的狐臭气味里更是难以入眠。好在他不午休,中午不在房间,我常常抓住午休时间大睡特睡,以补充睡眠不足,以至好几?#25105;?#20026;睡过了头而遭领导批评。批评多了,我便认定是小吴的狐臭害了我,对他的态度逐渐由厌恶转化为怨恨。从他-阴-冷的眼神里,我推断他对我的为人也很不满。那种日子真是难熬!
      我试过在办公室过夜。但不行,蚊子又多?#20013;住?#25105;又试图习惯在办公室披灯写信看书,直到熬不住才回宿舍,可到了宿舍还是睡不着,那种日子真的好难捱。
      那年夏末初秋的一个深夜,我正在办公室看书,突然狂风大作,大雨滂沱,还有隆隆的雷声在头顶炸响。我想起晒在室外的衣裤,这时肯定淋湿了,或者被风吹掉在地上。那时我只有两套夏装互换,所以虽然大雨久久不停,我也不打算冒雨跑回宿舍,那样明天我就只能穿着湿衣服上班了。
      消极的思绪纷至沓来。窗外的一切,在闪电中显得恐怖-阴-森,树影在风中狂摆,使人想起电影中的鬼怪镜头。蚊子乘机在黑暗中四处围攻我,使我疲于拍打。凉嗖嗖的秋夜的风吹来,使我禁不住全身发抖。在那个漆黑的小镇的雨夜,我体验到从未有过的孤独、恐惧、无助和凄凉。
      在我万分伤感之时,办公室里射进一道手电?#34917;猓?#26684;外耀眼。小吴在呼唤我的名字!这意外的惊喜使我不知说什么好,然后是他打伞,我拿电筒,互攀肩头走在电闪雷鸣的夜空?#38534;?#38632;水不断打在我?#35797;?#22312;他肩头的?#30452;?#19978;,我断定伞的大半部分都在我这边。我心中涌动着一股热流,?#27492;?#19981;出话来,只是紧紧搂住他的肩头,好让他更多地罩在同一把伞下,而他也更紧地搂住了我的身体……
      回到宿舍,风雨仍急,我俩胸部以下已经湿透。在昏暗的烛光里,看到床上放着叠好的我曾担心淋湿的衣裳,我第一次对小吴道了一声“对不起”,然后我真诚地忏悔了自己对他的厌恶和怨恨。说着说着,小吴竟失声哭了起来。他一边流泪一边向我诉说狐臭带给他的烦恼和痛苦,尤其是刻骨铭心的失恋。为了减轻我的厌恶,他改掉午休的习惯,不穿短衫,在炎炎夏夜把上半身盖得严严实实睡觉……而对他的良苦用心,我却一直视而不见!
      此后,我们成为挚友。从?#19988;?#21518;,才发现他的狐臭并非难以忍受。原来,偏见比境遇更能使人心生烦恼和痛苦。生命中的?#27605;?#22312;所难免,可并无恶意的我们又何必在别人痛苦的心口上撒上一把盐?感谢那个漆黑的雨夜,它让我?#29420;?#20559;见,重新感受到生命中的平和安详,还有温暖。
      (陈?#22909;?#25688;自《涉世之初》1996年11、12月号)
     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,部分内容由?#27809;?#19978;传,如有侵权,请提供简单说明,将于7日内?#22659;?br>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、传播、发表,可联?#24403;菊竟?#20080;商业服务。
      上一篇: 斗胆敲门
      下一篇:风和火柴
      相关专辑:?#24700;?/a> / 经典抒情
      相关阅读
      排行
      ?#24700;?#24535;异白话文——附录?#24700;?#24535;异白话文——卷十二?#24700;?#24535;异白话文——卷十一?#24700;?#24535;异白话文——卷十?#24700;?#24535;异白话文——卷九?#24700;?#24535;异白话文——卷八?#24700;?#24535;异白话文——卷七?#24700;?#24535;异白话文——卷六?#24700;?#24535;异白话文——卷五?#24700;?#24535;异白话文——卷四

      最热
      闲话“城市让生活更美好”
      闲话?#21543;?#22836;有人”
      人生节目单
      露从今夜白
      还是杂文的时代
      ?#20960;?#21315;年的约会(开端)
      不?#21152;?#27891;
      ?#24700;?#24535;异白话文——卷九
      淡然的心境
      《青年文摘》1996年最佳文章评选结果
      短信时代
      明耻
      ?#24700;?#24535;异白话文——卷十二
      “中国蓝盔”在柬埔寨
      大叔,恋爱不?
      从一个秋天到另一个秋天
      吝啬鬼喝酒
      现实
      ?#24700;?#24535;异白话文——卷五
      闲话“耶稣和圣诞节”

      云南11选5推荐导航

      <em id="0hpbf"><ins id="0hpbf"></ins></em>

      <em id="0hpbf"><ins id="0hpbf"><small id="0hpbf"></small></ins></em>
        <dl id="0hpbf"></dl>
        <dl id="0hpbf"></dl>

          <em id="0hpbf"><ins id="0hpbf"></ins></em>

          <em id="0hpbf"><ins id="0hpbf"><small id="0hpbf"></small></ins></em>
            <dl id="0hpbf"></dl>
            <dl id="0hpbf"></dl>